親子

特別的孩子(上)

我有名朋友的兒子,很特別。所有人都告訴我︰他很蠢。由學校老師、社工、同學以至他的父母,都這麼說。

在他還小的時候,朋友作為母親,曾經把他帶到機構檢驗,結果是,這名學生的素質,介乎於一般學生與SEN (Special EducationNeed)學生中間。

朋友自此很惶惑,終於,她忍不住找我傾吐。

她找到我的時候,抓住我訴說了兩個多小時,說學校老師因那次的檢驗結果,一路以來,說過很多很多的話,傷透了她的心。

更甚者,駐校社工與孩子的班主任均認為,世上並沒有SEN這回事。這些名目,不過是些學者編造出來,以騙取更多資助的藉口。他們認為,所謂的SEN學生,就不過是懶散而已,沒有天賦、沒有才能,只有逼迫才能使他們爭氣。

我不禁掩面嘆息,朋友繼續說,她已經不希望兒子成為甚麼厲害的人,只希望他將來能過生活就行,所以幫他報考了很多體能訓練方面的教練執照,希望兒子將來不至於無飯可吃,可惜兒子總是無甚動力、興趣缺缺。

後來朋友聽從了專家意見,花了很多心機陪孩子溫習,可惜,即使在模擬試題中他終於拿了及格,到了真考試的時候,卻又因為很多原因而發揮不了。

有一陣子,朋友對兒子頗為灰心,也很焦急 -- 怎樣才能幫助他呢?

有趣的是,改變不是在成績那邊發生。

 

 

文:潘以安

上一篇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