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境

說甚麼·想甚麼

《天煞異降》(Arrival)是改編自姜峯楠的小說《你一生的故事》的科幻電影,雖然是講述外星人到訪地球,但不像一般科幻片,外星人既沒有侵略地球,也沒有拯救人類,而是來與人類互相學習彼此的語言。

《天煞異降》電影海報(網絡圖片)

 

女主角露薏絲是語言學家,被政府委派與外星人溝通,她發現牠們的文字是一個個複雜的圓圈,並在解讀過程中產生幻相,看見自己與一個小女孩的相處情景。

《天煞異降》劇照(網絡圖片)

 

原來外星人並沒有「現在、過去、未來」的觀念,而這種「沒始沒終」的思維正好反映在牠們圓圈形狀的文字之上。由於外星人知道3000年後需要人類的幫助,所以提前與人類交流,學習彼此的語言。

《天煞異降》劇照(網絡圖片)

 

露薏絲熟習了外星人的文字後,竟獲得了預知的能力,她看見的幻相其實是未來會發生的事,而那個小女孩原來是她將來的女兒。

電影依據「語言相對論」,呈現了學習一種新語言如何改變我們的心靈思維。現實中雖然未能與外星人交流,但也能體會到語言怎樣塑造我們的想法。

語言因地域、種族、生活習慣等而發展形成,也反映了我們對世界萬事萬物的看法。就如在大多語言中,「雪」只有少量詞彙,但生活在極地長年看著下雪的愛斯基摩人,則擁有上百個與雪相關的字詞,用來描述或形容不同形態的雪,比其他地域的人作出更仔細的分類。一般語言對顏色分類的字詞均有上十種,但生活在澳洲北部的土著瓦爾皮裏人,卻沒有「顏色」一詞,而巴布亞新幾內亞的丹尼語中,就只有「亮」和「暗」,「亮」為相對其他語言的冷色調,「暗」則是暖色調。

英語中,動詞有清晰的時態,只要觀察動詞的時式變格,就能掌握事件發生的先後次序;而中文相對沒有清晰的動詞時態,需要透過助詞、連接詞等來呈現事情孰先孰後。日文的肯定詞和否定詞多數會放在句子末端,必須聽完整句句子才能掌握正負意思;英語中的冠詞the沒有性別之分,但法語中相對應的冠詞則有單數陽性le,單數陰性la及複數les,對事物分類得更仔細。

學習一種語言會影響我們對事物的看法,甚至改變我們的思維模式;同一件事,如果我們用不同語言來表達,可能會有截然不同的效果。香港在一個兩文三語的語境中,不少人更會學習多種外語,遇上難題時,不妨嘗試切換至不同語言去思考,說不定能為我們開啟前所未見的新角度,找到不一樣的解答呢。

 

 

 

文:CK

上一篇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