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境

完成未完成

看到一個有缺口的圓圈,我們會不禁動筆連線,或腦內補充成一個完滿無缺的圓形。人總傾向完整,對於未完成的事往往耿耿於懷,如果沒好好處理,許多不滿、不甘、不憤因而形成,窒礙人生。

人總希望修補有缺口的圓

 

面對一件件在心裡縈繞不去的事,如果是能力所及的,就得找出拖延的因由,直面問題根源,坐言起行也好,安排時間也好,就是要動手完成未完成的部分,令事情變得圓滿,不再成為心中的沙石。

然而,力有不逮之事十常八九,無疾而終的感情、莫名其妙的挫敗、傷痕累累的關係、突如其來的變卦⋯⋯即使竭盡所能,也沒法修補;與其求之不得,輾轉反側,不如嘗試學習接納。

中國藝術有一技法是「留白」,如南宋馬遠的《寒江獨釣圖》,畫中只有一葉扁舟,漁翁在垂釣,沒畫一絲水,卻給人水波浩渺之感,達致「虛實相生」、「此處無物勝有物」之效。

《寒江獨釣圖》南宋馬遠,善用「留白」創造意境(網絡圖片)

 

日本美學中的「侘寂」,教人接受三個事實:沒有什麼能長存,沒有什麼是完成的,沒有什麼是完美的;懂得欣賞事物的不恆常、不完整、不完美,從而為內心帶來寧靜的喜悅。

運用「侘寂」美學創作的工藝品(網絡圖片)

 

藉著「留白」和「仛寂」的概念,我們也許能從糾結中抽身,慢慢接納生命中一個個帶著缺口的圓。

接納是一個過程,或許需要採用一些儀式,哀悼一件件未竟之事。儀式不一定要大費周章,可以是提起筆寫下心中的遺憾;可以是將怨憤的情緒化成一件藝術品;可以是重遊舊地緬懷一番;也可以像電影《花樣年華》中的周慕雲那樣,到你喜歡的地方找個小洞,盡訴心中的鬱結,然後用泥巴封起來;只要自己感到舒適便可。

電影《花樣年華》劇照,周慕雲在柬蒲寨吳哥窟向石牆上的小洞訴說心聲(網絡圖片)

 

「人有悲歡離合,月有陰晴圓缺,此事古難全。」但願我們都能盡人事畫好圓圈,同時學懂欣賞缺憾的美,在圓缺之間砥礪前行。

 

 

文:CK

上一篇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