潮流 Style

29 Oct 2019

The Different Company
精品小眾香水

香水品牌The Different Company以「慧眼識英雄」享譽香水界,多年來與一眾才華洋溢的調香師合作,當中不少現已化身炙手可熱的天之驕子:Jean-Claude Ellena、Émilie Coppermann、Alexandra Monet、Christine Nagel等等。

The Different Company品牌藝術總監Luc Gabriel更來港出席活動,與本地香水迷見面,並且介紹一系列風靡各地的精品香水。

*造星之路‧讓The Different Company成為前瞻與品味的象徵*

小眾香水與主流品牌的最大分別,在於前者願意將廣告和其他不必要的宣傳費用省掉,把資源通通投放在香水的質量上,但由於質量出眾,一試難忘,小眾香水即使價錢再高,其捧場客仍絡繹不絕。

The Different Company就是不少講究品味的人所追捧的品牌。Luc Gabriel表示:「我們全球共有450個銷售渠道,包括零售店舖、代理和分銷商,遍布各地。」

「有些人打趣說我們的方向像Frederic Malle,以著名調香師作招徠。其實我們與香港人較認識的Frederic Malle在同一個月面世,所以沒有誰模仿誰這回事。更重要的是我們在2000年成立,而調香大師Jean-Claude Ellena本身是創辦人之一,所以我們自第一天起已一直堅持要找超卓的調香師創製超卓的香水,完全不在乎他們知名與否。老實說,那些年認識Jean-Claude Ellena的人又有多少﹖」

現在Jean-Claude Ellena可謂紅透半邊天,筆者家裡也不乏他的著作。「但我們那時已經與他合作推出3款香水了﹗還有Alexandra Monet —回到2000年,她的粉絲又數得出幾個﹖調香師還未一舉成名,我們早已看出他們的才華了。」

*沒有單一特色, 就是我們的特色*

The Different Company 香水瓶的設計甚為有趣:柱體玻璃瓶,配上由大到小圓形三層金屬蓋,據說是代表對「完美」的追求。近30款香水, 除了瓶身貫徹同一設計之外, 有些香水迷評論說The Different Company 香水沒有很突出的DNA, 或任何signature 的香味、風格之類。

「你說得對。」Luc 回應到: 「我反而很高興大家都有同感; 我們刻意經營的神韻,正正就是你所說的『沒有明顯品牌DNA』。

換句話說:我們香水的DNA 是優雅, 給人難以捉摸、難以言喻、難以忘懷的印象。我沒興趣製作那些『一聞就知係The Different Company 啦』的香水, 這樣很局限我們的創作。」

The Different Company 的DNA 在於多變。「自2000 年創立以來,我們一直是個獨立品牌,不屬任何大集團旗下。我們的賣點一直是高貴優雅、匠心獨運的香水;始終如一的設計;以及品牌崇尚的道德價值, 亦即是提供環保而價廉物美的補充裝, 好讓定價能保持在合理水平。」

Luc 來過香港幾次呢﹖「我一共到過香港4 次。香港、紐約、倫敦、斯德哥爾摩,還有我自己的家鄉—巴黎,都是我最喜愛的地方。香港包羅萬有,千變萬化,的確有種國際氛圍,同時又有自己的獨特韻味。」

小時候, Luc 媽媽的香水店位於巴黎。那個年代還未有「高端」香水出現。「回想起來,大概Drakkar Noir、EAU SAUVAGE、L’air du Temps 之類, 都是那段鎏金歲月的靈魂。」

數十年後, 機緣巧合下, Luc 擔任了The Different Company 的品牌創意總監。

想必把大部分時間花在思考新點子上﹖ 「其實不然。哈, 很不幸地,我有很多毫無創意的工作要做, 例如行政、技術和財務工作等。我盡力嘗試一星期騰出一整天,不幹別的事,只專心一意集中在開發產品、創製香水… … 」

MAJAINA SIN 是與調香師É mi l i e Coppermann 合作的香水,迷倒不少女生。名字靈感源於馬達加斯加Madagascar,成分中加入大量當地的珍寶— 呍呢嗱。Luc 經營香水品牌多年,參與過的香水盛事多不勝數。他如何看小眾香水市場將來的發展﹖

「自2004 年加入The Different Company, 我見證的轉變可不少: 小眾香水的市場不斷擴張,客源也有變。我們的客人有些對香水很深認識,也有些是不太懂香水的新手。無論如何, 我們堅持自己的DNA 和宣言, 實話實說,又要在每年多達250 個新品牌加入和逾千瓶新香水推出的市場中突圍而出。」

行家的競爭是可以預計的,行業的害群之馬才最難控制。「自稱小眾香水的品牌愈來愈多,但所售的香水只是包裝漂亮、故事吸引、價錢昂貴、味道平平無奇的香水,搞得大家拿捏不到小眾香水的精義,印象模糊。

如果接下來的日子,小眾香水的市場依然沿用這幾年的發展模式的話,恐怕最終會消失殆盡。太多所謂小眾的香水與主流大眾品牌沒啥分別,所宣揚的東西也不過是吹噓一番。我們要做的,就是在這樣的處境中展露鋒芒,引人注目。」

「我們已經著手,在接下來的一年半載,帶來有如之前2000 年進軍市場時般翻天覆地—甚或更大膽、更激進的—變革。」走著瞧。

Scented Niche 聞‧ 伯樂
地址:中環歌賦街32 號

分享